口述|兩位中年媽媽加入“飯圈”之后

澎湃新聞記者 呂新文 實習生 高雨湘

2021-08-31 07:06 來源:澎湃新聞

字號
媽媽開始追星,陳笙和宋影第一時間表示理解,她們覺得,已是中年的母親有了自己喜愛的事情做,是心態上的年輕。
但她們后來發現,兩位媽媽的追星行為漸漸變得近乎“狂熱”:盯偶像最新動態、加入粉絲群、刷榜做任務、為偶像花錢“打投”、超量買偶像代言產品……
在媽媽變味的追星行為中,陳笙和宋影瞥見了“飯圈”的瘋狂。追星已成為現代生活中的一種常見話題。該圖為網圖

追星已成為現代生活中的一種常見話題。該圖為網圖

宋影覺得媽媽越來越不像是“為了自己”追星,常常疲于做任務,迫于“飯圈”壓力買沒必要的東西;陳笙則說,媽媽追星影響到了家里的正常生活,一次源起于媽媽偶像的矛盾爆發后,她離家出走,之后父母也因關系不和分居。
宋影將媽媽追星“打投”的經歷發在網上后,在網上引起了爭論,用她的話說,是和“飯圈”進行了一場交鋒。她也得以有機會與媽媽進行了一次長談,達成和解。
陳笙和宋影媽媽追星的故事,或許只是“飯圈”亂象中的縮影,而相關部門的治理正不斷加碼。繼今年6月15日開展為期2個月的“清朗·‘飯圈’亂象整治”專項行動后,8月27日,中央網信辦發布通知,提出規范粉絲群體賬號,嚴禁呈現互撕信息,不得誘導粉絲消費,規范應援集資行為等措施。陳笙媽媽買的偶像代言產品。

陳笙媽媽買的偶像代言產品。

【以下是陳笙和宋影的口述】
陳笙:一開始還替媽媽高興,后來感覺她被“洗腦”了

我媽媽四十多歲,閑暇時會用手機看看小說、電視劇,日子過得也算平淡。2019年,媽媽追了一部電視劇,兩名主演深深吸引了她,她看完電視劇,繼續關注兩名演員。
媽媽以前不用微博、抖音、B站這些App,為了追星,她先下載了抖音,主動去搜一些相關的視頻,后來抖音也會給她自動推薦。媽媽之前和我聊過,抖音里和偶像有關的視頻她都盡數看完,后來大數據推薦的內容也都看過,但這些還是不能滿足媽媽的追星需求。
她開始玩微博,也會和我講在微博上看到的內容,雖然我不追星,也不怎么懂,但她和我講的時候我都會默默聽。追星的群體涵蓋了不同年齡階層。該圖為網圖

追星的群體涵蓋了不同年齡階層。該圖為網圖

媽媽在微博上看的內容更多更雜,她和我分享討論過,她關注了一些同屬性的CP粉(注:喜歡兩個明星,且喜歡并期待兩個人互動的粉絲),會翻看微博熱搜、粉絲發言,甚至是“私生視頻”(注:喜歡跟蹤、偷窺、偷拍偶像的粉絲拍攝的視頻)。在我的印象中,媽媽不喜歡“唯粉”(注:只喜歡一個人,部分“唯粉”不喜歡自己偶像和其他人有關聯),講起“唯粉”時還常常很生氣。在她口中,“唯粉”總會“罵我們”。
我一開始并不了解追星族的日常,但后來媽媽講的多了,也懂了七七八八,我開始知道媽媽所處的“圈子”——“飯圈”,是粉絲們因為相似的追星愛好,聚集在一起形成的圈子,大家有自己的活動區域。建群討論,分享偶像信息,一致對外。
媽媽年輕的時候不追星,多年來一直將重心放在家庭上,爸爸常年在外工作,我和弟弟都在讀書,家里常常只有她一個人。如今,她能將注意力更多放在偶像身上,聊天的時候有著那種油然而生向外散發的愉悅感,我能感受到媽媽對追星的熱愛,我覺得她是找到真正喜歡的事情做,夸她很時髦。接機是應援偶像的一種方式。該圖為網圖

接機是應援偶像的一種方式。該圖為網圖

但當生活中多了追星的內容,家庭的平衡也被打破。
媽媽其實是我的繼母,我十歲前是爺爺奶奶帶大的,上了中學也一直住校。我和媽媽之間的交流不算很多,平時我和父母弟弟四個人在家里,也都是各自待在自己房里,這些年媽媽對我都很好,我一直把她當親媽。
去年3月開始,媽媽漸漸買一些偶像代言的產品,她自己不吃,一般只是把包裝上的照片留下來,我和弟弟就因此收到很多零食。其實在我的印象中,媽媽會過日子,為了追星,買些偶像產品,我覺得也無可厚非。
新冠疫情暴發后,我和弟弟就一直待在家,媽媽和我的聊天內容從以前的生活瑣事、未來規劃、人生哲理等等轉向了追星和偶像。我知道媽媽加入了粉絲群,她讓家人幫忙做“數據”,把手機屏保設置成偶像照片,常刷微博看熱搜,看粉絲拍的偶像視頻。
在我們的聊天里,她和我說她的偶像們打拼十分不易。媽媽從不吝嗇夸獎偶像,對偶像的優秀之處總是大加贊賞,覺得網上很多人對偶像惡語相向、十分過分,時不時還會對其他明星做一些評價,罵罵“黑粉”。為偶像花錢”打投“是一種特殊應援。

為偶像花錢”打投“是一種特殊應援。

雖然聽媽媽講了很多,但我其實不感興趣,完全是出于支持她分享心情的想法,每次都會默默聽,基本不發表自己的觀點。
媽媽對追星的熱愛也不局限于和我分享,可以說得上是“逢人安利”。我弟弟學習成績一般,媽媽就鼓勵他去職高學自己偶像那個專業,我不確定弟弟是否真的喜歡這個專業。
偶像對媽媽的影響越來越大,大到對我的家庭生活產生了實質的影響。媽媽偶爾會借她的偶像來貶低我,“考公沒用,讀書沒用,人家隨便設計東西就能賺幾十萬?!?br />
我對媽媽的這些想法不太認同。有一次媽媽告訴我要“以他們為榜樣”,我當時實在沒忍住,就反駁了媽媽,媽媽聽到后顯得格外激動和生氣,“xxx又沒有違法亂紀,怎么不能做你的偶像!”
這次吵架中,我最生氣的是她說了過分話,讓我“滾出這個家,不要回來!”
我事后想過,自己當時不該說那句反駁的話,我以為媽媽只是一時處在氣頭上,怎么可能真的把女兒趕出家門。吵架后媽媽就出了門,我想著媽媽也許是去冷靜了一下,可她再回家后,還是格外堅決地讓我“滾”,還說別再回來。
我很快收拾好行李離開了家,在北京找到工作住了下來。其實以往寒暑假我都會去實習或者旅游,在家的時間不會太長。2020年疫情是我在家最長的一段日子,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結尾。
今年暑假我回家的時候,我父母已經分居了?,F在家里各處布滿媽媽偶像的照片、代言產品,據我所知,爸媽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分居的,兩個人經常吵架。我們家有三間臥室,原本父母一間,我和弟弟各一間。我和弟弟不在家時爸爸睡在我們倆屋里,如果我和弟弟都回去了,爸爸就在沙發上湊合。
我不太愿意用“洗腦”來概括媽媽改變的原因,但實在找不到更合適的詞了。
面對現如今家里的這些變化,我不敢說完全是媽媽追星引起的,但至少是個重要原因。整治“飯圈”亂象成為共識。該圖為網圖

整治“飯圈”亂象成為共識。該圖為網圖

宋影:追星有沒有帶來更多的快樂?媽媽沒有回答
我媽媽50歲出頭,平時有自己的工作,我和爸爸也都上班,在家時間不算太長。2018年底的時候,媽媽喜歡上一個明星,我不是很清楚媽媽因為什么開始追星,只記得從那時起,媽媽會認真地聽那個明星唱歌、看他直播、回顧他過往的影視作品。
現在差不多三年過去,媽媽還是在追他,以前她空閑時會和朋友出去旅游、逛街、跳廣場舞,現在已經很少了。我有時候還開玩笑說:“媽媽實在是個長情的粉絲?!?br />
媽媽追星的過程和大部分年輕女孩沒什么區別,以前她是不會用微博的,但追星之初她就下載了微博。一邊將偶像過往的作品翻出來看,一邊時刻關注偶像的最新信息。后來線上追星已經不能滿足媽媽的熱情,她也開始參加線下活動。
之前我以為,接機(注:指明星飛到某座城市后,粉絲去機場見偶像)是專屬于年輕人的一個活動,但媽媽打破了我的固有印象,她和其他幾名真“媽媽粉”一起接過好幾次機。
我一直想,如果媽媽的偶像開演唱會,我肯定得努力買票帶她去現場看,可惜偶像之前開演唱會的時候,媽媽還沒有去線下的打算,這兩年想去看了,媽媽的偶像卻一直沒有開演唱會。我只帶她去過一次迪士尼的線下活動,那次應該是媽媽難得在公開的活動中親眼見到她的偶像。
一年多前媽媽加了一些粉絲群,群里要求粉絲每天完成固定的任務,做完后要在群里打卡。任務種類頗多,線上任務包括打榜、投票、“反黑”等(注:反黑是指粉絲通過多種方式幫助偶像減少黑料、增加正面內容)。偶像出了雜志代言,我媽媽也會去買,這也被算作“數據任務”。
我記得媽媽剛接觸到這些東西時,每天都會花兩三個小時來完成任務,有時回家晚了媽媽還會有點著急地抱怨兩句:“今天任務還沒做呢?!?br />
我是慢慢注意到媽媽的變化的,她的追星模式不像以前那么單純了,我不知道這種做任務的方式能不能帶給她新的快樂,但從我的角度看,這更像是在完成領導交給自己的任務。
剛開始做數據的時候,媽媽只會在自己手機上做數據,偶爾借我和爸爸的手機做,逢年過節也會拿親友的手機一起幫忙。但最近,媽媽已經在“做數據任務”這件事上花錢,也就是很多人知道的“打投”。
我以前多多少少和媽媽聊過“打投”的問題,我自己覺得這種方式沒有必要,我希望媽媽不要在這種事情上多浪費時間,但無論是半開玩笑提起還是認真地勸說,媽媽都不會正面回答我,轉頭又繼續去做任務了。
我有時候也在想,她是不是真的像網上說的,受到了“飯圈PUA”的影響?(注:指飯圈內部其他人以愛的名義勸說或要求其他粉絲為偶像奉獻一切)現在想來或多或少是有的吧。
偶然有一次我和媽媽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當時媽媽正好玩手機,我就瞥到了她手機里的內容:是群里其他粉絲正在鼓勵大家去多買偶像代言產品沖銷量,這個現象我一直都有所耳聞,也聽說過“買一沖三”這種詞,大概可以理解為:能力范圍內可以買一本雜志,但為了更好的銷量成績,粉絲之間會相互鼓勵,讓大家咬咬牙沖三本。
我從不會反對媽媽花錢買想要的東西,但如果媽媽只想買一本雜志,卻受到其他人的影響,或者因為銷量數據自我施壓,去買三本甚至更多,我是難以認同的。我希望媽媽追星可以“為自己而追”。
最讓我不能理解的是媽媽在“打投”上不斷地花錢,前一陣她在自己手機上花了錢,又借了家里人的號繼續花,當時她沒有支付成功,我就阻止她繼續付款了,至于之前媽媽為打投花了多少錢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我怕媽媽在“飯圈”的誘惑中越陷越深,但實在找不到合適的方式來勸她,無奈之下,我向一個網絡大V投稿了媽媽追星打投的事情,希望網友幫忙提些建議,可以讓媽媽早日“醒來”,卻沒想到這次投稿引起了巨大的爭議,甚至上了熱搜。
在這份投稿中,我除了講述媽媽花錢打投的追星經歷,還提到她因偶像代言買了一臺800元的咖啡機,這臺機子至今在家里落灰。
“媽媽花自己的錢買喜歡的東西,有什么不可以?”一些“飯圈”網友質疑我。
我沒想到投稿會引發如此大的討論。在買咖啡機之前,媽媽也買過偶像代言的牙膏、飲料、零食等,但媽媽以前買代言品前會進行甄別,買的東西都是家里需要的,可咖啡機卻真的不需要。
舉個例子:我前一陣沒打招呼給父母買了一臺自動掃地機,東西送到家后,爸媽嘮叨了許久,他們認為我是在“浪費錢”。在家里,只要有人買了不實用的東西,其他人都會說上幾句,我對媽媽買這臺咖啡機的不認可也是如此。
這次投稿讓我與“飯圈”文化在網上進行了“交鋒”,這是我最沒想到的,我收到一些謾罵,也收到一些鼓勵和建議。我還是認為媽媽受到了一些群體文化的操縱,我希望媽媽不要受制于這種規則,希望媽媽不要在“沒意義”的事情上浪費時間和精力。
我投稿當天就把投稿的事情告訴了媽媽,她聽到后并沒有覺得生氣,只是認為我有點沖動。但也正是因為投稿事情的緣故,我和媽媽有機會坐下來好好聊了聊,我們一起談了四個多小時,關于追星,我們達成了一致:星繼續追,代言雜志繼續買,數據任務不做了。
在這次談話中,我試圖問媽媽,做數據、買更多代言,有沒有帶來更多的快樂?但媽媽沒有回答。
(陳笙、宋影均為化名)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崔烜
校對:張艷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飯圈,追星,媽媽

相關推薦

評論(257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戶端下載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5544444